王悦阳:让艺术为百姓服务

发布日期: 2016/12/1 9:11:32
作者:


世界越来越小,国际间的艺术展览越来越多。人们无需千里迢迢去各地寻访,跨国的艺术展览可能就会来到眼前。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从改革开放至今,上海类似印象派和毕加索等高质量的大型西方艺术展览却屈指可数。从1979年在老上海美术馆举办的轰动一时的法国风景画展;到1984年中法建交20周年,法国政府带来25幅毕加索的真迹,举办过一次小规模画展;再到2004年中法建交40周年,中法官方举办以巴黎奥塞博物馆藏品为主的印象派画展、2011年由上海天协文化主办的毕加索大展、2012年中华艺术宫开馆展、2013年上博举办的“从巴比松到印象派”展览,和2014年同样由上海天协主办的莫奈画展,30多年来,在上海举办的世界顶级艺术家作品展览,总数量并不多。尽管近年来展览逐渐增多,但还是跟不上观众和社会高涨的需求。

而这其中,上海“天协文化”的谢定伟是国内完全以民营企业力量,举办非官方大型国际艺术展览的第一人。近3年来,他曾成功策划并引进了毕加索与莫奈两大世界艺术巨匠的绘画大展,为上海这个大都市的文化空间,增添了一缕新风。

领先一步

2005年,在国外学习和工作了几十年的谢定伟先生回到了上海。在美术界圈内,人们对世界艺术史的情况都非常熟悉,对国外各大名家名作也了如指掌,但是在普通大众的眼中,特别是在今天的年轻人中间,对于世界的文化艺术了解还是太少,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看过大师的真迹,欧洲艺术就像一个空白,谢定伟感到在中国引进世界级的艺术展览是十分有必要的:“虽说现在人们慢慢富裕起来,对文化艺术的要求也有所提高,出国旅游变得越来越普遍,但是一次旅游,来去匆匆,很少能够单独留出一块时间去美术馆、博物馆安安静静地欣赏一些艺术品,所以综合考虑,在国内引进艺术展览是很好的选择。”

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国内并没有民营企业举办过西方大师级绘画作品的展览,而这样的大型展览在国外一般是由博物馆和民间力量来举办的,大量的展览都是如此,相当普遍。这些民间力量可以是基金会,或者是企业,或者是个人,都是非政府的投入。既然在别的地方都能成功,那么中国大陆能不能这样做呢?虽然以前在国内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但是谢定伟却已经下定决心,要领先一步,在国内引入高质量的西方艺术展览。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办展览可能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无非是借些画作,找个场馆,出本画册,办个开幕式,这个展览就算是完成了。但是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简单。”谢定伟解释道,一个好的艺术展,需要有专业策展人,需要有展览主题,有学术研究,有论文,有画册,有恰当的宣传等等。除此之外,要想把国外的作品引进到中国来办展览,特别是由民营企业来办,这个过程就更加复杂。“尽管国内的公立博物馆也从国外引进展览,也需要走一定的流程,但公家单位与政府之间打交道,相比民营企业与政府打交道,这个情况就不同得多。”

想法是美好的,过程则是曲折的。

据谢定伟介绍,从国外引进毕加索或者莫奈的真迹举办展览,首先要申请政府批文,这是做所有事情的先决条件,必须在获得政府批准之后才能与国外博物馆签借展合约。倘若先与外方签订合约,万一政府不批准,主办方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因此在签约之前需要和外方先签署一份“意向书”,再凭意向书向政府申请批文。另外,民营机构如果没有自己的博物馆或展览场馆,还需要找到一个外方认可的场馆。申请批文的时候,把外方的展品资料、与外方签的意向书、场地意向书等一套资料准备齐全,送去政府相关单位,通过审批以后,才能正式和外方以及场地方签约,这个项目才算启动了。

启动只是第一步,接着是展品保险和运输两件大事。高端艺术品的保费高昂,一般都是国内主办方承担。国际展览的运输主要可以分成三段,分别是外国段的运输、空中段运输和中国段的运输,这三段必须要有专业和安全的保障,承运的公司必须是信用可靠、有专业经验的。这类专业艺术珍品运输公司在国外是比较多的,国内这些年来也有专业的公司做,但是并不多,专业的程度也不一样,这与高端艺术展在国内不普及有关,这就需要认真挑选。最重要的一点是运输公司的最终选择还必须得到外方博物馆的认可。还有,关于保险,通常来说这类高端的展览,国外博物馆是不会允许国内主办方来选择保险公司的,一般他们会选择与其有长期合作、信誉高的保险公司。对此,谢定伟表示:“外方从保护他们展品的角度出发,这个决定能够理解。”

当这些都准备妥当,就需要向外方支付借展费、保险费和运输费。而在中国向境外支付外币,需要外汇管理局的批准。申请外汇的数额,除外方实际所得,还需要包括为外方代缴的所得税、公司营业税等,这样总的算来,前期投入就是一大笔资金,而且这笔钱是展览启动的首要关键。“只有付清保险费,保险公司才会承保;只有付清借展费,展品才会启运;只有付清运输费,运输公司和航空公司才会承运。所有这三项,缺一不可,而这仅仅是应对外方的承担。”

说起申请外汇,刚开始也有技术操作上的曲折。在政府的批文里,这个项目是“展览”。在海关审核时,展览是属于非贸易性质的。“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非贸易的项目,应当不涉及货币往来,又凭什么要申请外汇向对方付款呢?所以起初到外管局申请外汇也遇到困难。有关方面曾经认为,因为需要支付借展费,这类展览应当按‘租赁贸易’来办。但如果定义为向国外‘租赁’,则此类商业行为,就要走商业渠道,需要向商委申请批文而不是向文广局申请批文,然后找外贸公司来代理进口并支付外汇,而外贸公司还需要收取一定的代理费用。事实上,商委并不审批文化展览项目。如果拿了文广的批文,由外贸公司帮助进口并支付外汇行不行呢?此路也不通!因为海关根据文广的批文,已经将展品归类为非贸易临时进关,外贸公司无法操作。经过协调,感谢外管局最终允许天协办展换汇支付给境外。希望今后民营机构举办这类展览能够继续得到国家政策上的便利和保障。”谢定伟回忆起整个办展过程的来龙去脉时表示,“民营机构引进国际文化艺术展,因为以前没有先例,国家尚未有相应的便捷配套制度。没有配套制度,一些事情就只能依赖与有关部门的协调协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曲折,值得庆幸的是,从政府层面来说,上海的有关部门还是十分支持我们引进文化艺术展览的。有了第一次毕加索的经验和先例,当再次举办莫奈展览的时候,事情就相对快一些了,当然新问题还是会出现。”

场馆是个大问题

如果说办展经历了很多曲折,但若是和寻找展览场馆比起来,其他的困难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什么样的场馆可以做像毕加索、莫奈这样高端的艺术展览?由于展品都是国宝级的天价艺术珍品,国外博物馆和保险公司都要求在规格较高的专业场地办展。但就国内目前情况来说,规格高的专业场馆几乎都是国家所拥有的。根据政策,各地的国立博物馆、美术馆等主要场地都是向公众免费开放的,即使是高成本的特展,一般也只是收取20元人民币左右的票价,如上海中华艺术宫就是如此。还有上海博物馆,基本上所有展览都是免费的。这种公益性的政策对百姓来说是好事,无可厚非。但是举办高成本的国际大展,国家的财力支持也是有限的,国立场馆不可能举办更多这样的展览,因此依靠民间力量引进国外的优秀文化艺术展览为中国百姓服务,是有其必要且可行的。

据谢定伟透露,毕加索展最早定下的场地是原上海美术馆,正准备签合约的时候,新的政策下达,所有的美术馆、博物馆必须免费开放,于是这件事只能作罢。既然政府的场地不能去,就只能在民间寻找合适的地方。但这样的场地并不好找,况且这些地点也是需要交纳租金的。

谢定伟笑着说道:“生意人做生意,是看你这个生意有多大,再考虑从里面分多大一杯羹,有人就在事先对毕加索展做过一个测算,假如门票卖300元人民币一张,来100万人,那么收入就是三个亿,那么从三个亿中拿去一千万场地租金,这样来看是丝毫不过分的,甚至还十分优惠了。”但是这个想法与谢定伟的本心相去甚远,收回成本固然是有必要的,却并不意味着要在这上面赚取多大的利润,“这种公益性质的活动,本身就不存在暴富的可能。我最大的出发点,是让年轻人能真实地看到这些艺术作品,为了能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必然不会出售高价票。事实也是如此,毕加索展览举办之后,我们的票价定的是80元和120元两种,在生活压力大的城市,年轻人的工资普遍都不高,但是看一场电影的费用还是承担得起的,这个票价与电影票价相似,绝不会超过年轻人的承受范围。花一场电影的钱,去看一次真正高档次的艺术珍品展览,你可以对着每一张原作站着,近距离地观察大师每一笔的描绘,感受艺术穿越时空的魅力和它依旧昂扬着的不熄的生命力,这样一生中也许只有一次的机会,难道不比看一场电影更有意义吗?”

到了之后的莫奈艺术大展,谢定伟找到了合作伙伴,位于淮海路上的K11商场提出愿意成为联合主办方,并提供展览需要用到的展厅。从专业的角度来看,K11不适合办这种国宝级的展览,但是它有自己的优势,商场的地段非常好,交通方便,是年轻人爱去的时尚坐标,和展览针对的观赏人群也符合。本着试一试的想法,谢定伟接受了合作邀请。

随即又面临了一个更大的难题,主办的场地必须得到外方的认可。当外方听说举办地点在淮海路的一个商场里的时候,一开始是无法接受的,觉得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但事实上,在商场里建造展厅,其实并不如听起来那么不可思议,日本早在很久以前就把博物馆美术馆建造在商业中心或者在办公楼里,因为日本地少人多,城市密集,没有空地单独去造博物馆,而在一栋商场里拿一层楼盖一个展览馆,则是十分可行的。所以K11的地下三层全部被改造成展厅。

为了获得外方认可,谢定伟先与法国领事馆联系,因为法国的博物馆不了解中国的情况,依赖于大使馆的领事传达的信息,于是谢定伟约了上海总领馆的文化参事来看一眼场地,看过之后认为不错,确实是一个办展览的场地,而且法国领事馆就在里面办过展览,于是向谢定伟表示:自己可以去跟法国的博物馆方面说明情况。

法国方面随后又对此提出了第二个要求,如果这个展览在上海举办,那么内部的布展设计必须用法国指定的设计师。谢定伟马上联系设计师到展馆里来。在这里,他问了设计师一个巧妙的问题:“我给你这么一个空间,地下三层三个展厅,你能不能帮我把莫奈展设计好?”面对这样的情况,设计师的回答自然不会是否定的,于是,在谢定伟的要求下,设计师当场打电话给法国馆方,告诉馆长自己完全可以设计。于是,这就给法国方面吃了第二颗定心丸。

除了总领事和设计师的保证,要想最终让馆长放心,还需要保险公司的认可。如果这个场地不安全,保险公司会拒绝承保,那就前功尽弃了。保险公司要派人来勘察,他们还请了家第三方的咨询公司,咨询公司则派了一位专家前来。“专家看过场地后,里里外外提了很多问题,比如这个场地在地下,发大水怎么办?你有没有抽水机?这个大楼里停电怎么办?停电后门禁失灵呢?如果警铃响了保安怎么处理,是把人全部赶走吗?一发生警报就把人全部送出去,那画也被小偷一起带出去了?还问要请什么保安,保安经理的老婆半夜里打电话来说被绑架了怎么办?等等很多细节问题。为此我们一起开会讨论了一整天。专家回去之后用两个星期写了一份评估报告,很庆幸,评了94分,算是相当不错的了,最终,保险公司承保尘埃落定。”

有了三颗定心丸,馆长放心地签了合约,才有了莫奈展在上海的轰动。然而,此次莫奈展也遭受了不小的议论,博物馆甚至在法国受到了很大的舆论压力,巴黎的报纸一顿猛批,批评怎么把那么珍贵的艺术品拿到一个中国的商场里做展览?不仅海外,国内的一些专业人士也不理解。“有一次奥赛博物馆在国家博物馆办的一个画展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国博有一位发言人问奥赛馆长为什么会在商场办莫奈展览?法国人就认为这是中国官方的态度,对这个展览很不肯定,其实这是个人的意见。许多人在微博里批评法国人想钱想疯了。我觉得这是不公正的,也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退一万步说,就算在这个K11做这样的展览,硬件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它基本的要求是合格的,对此保险公司也相当肯定。最后展览取得很大的成功,就说明老百姓(603883,股吧)支持、喜欢、需要。我想,光凭展览的成功与轰动,对法国方面来说,就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曲折艰辛的过程,换得光彩夺目的盛会。毕竟以民营企业举办如此规模的国际性艺术大展,光鲜的表象之下,其过程并不一帆风顺。在没有明确的规章制度的情况下,举办跨国的大型展览活动,操作难度非常大。

随着文化强国的不断发展,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今后势必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国外博物馆来做展览,但国外对于这种国际巡展是有很多要求和条件的,谢定伟说,如果能有一个专业场地,那么这类高档次的展览一定可以源源不断地丰富国人的文化视野。相信那一天将不会遥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