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真、善、美”

发布日期: 2016/12/1 9:09:18
作者:国际演艺学院 曾欣妤


    孔子以“六艺”教育学生,其中有我们现在所说的音乐、舞蹈、文学等艺术活动,与美关系密切。孔子有很高的艺术修养,对美有深刻的理解。孔子给学生讲授《诗经》,诗三百“皆弦歌之”。孔子有很高的音乐修养,他培养学生“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音乐是教育学生的重要内容和方式。他喜欢弹琴,《史记》记载孔子学琴于师襄的故事,《论语》也记录了他和学生们弹琴论道的生动场景。在《论语》中孔子有多处谈到了美。有的地方与“善”同义,如“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但有的地方却把美与善明确区分开来。再进一步,孔子又提出了“尽美矣,又尽善也”作为他所追求的最崇高的理想。美是感性的同时又是理性的,是感官的又是心灵的,这是美的最基本的特征,也是美的基本常识。作者认为对于孔子说来,美同善相比,善是最根本的东西。但我认为这种观点实际上并不符合孔子的儒家思想,因为在孔子看来,最根本的东西是“仁”,而不是善。孔子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并未明确性“善”或性“恶”。后世的儒家代表孟子持“性善”论,荀子持“性恶”论。但相比之下,二者的思想显然不如孔子的思想广博、深刻,对后世的影响也不可与孔子同日而语。

    看到孔子关于“真”、“善”、“美”的观点,我也的心中出现了这样一个疑问:当“真”与“善”、“美”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如何选择?如果现实是残酷的,如果真相会给人带来痛苦,如果知道事实会起到消极作用,那么我们是不是应当将真相掩盖呢?

    首先,什么是“真”?这是哲学的核心,“真”即本质,最早可以从柏拉图开始谈起,他认为世界是由“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构成的。“理念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是绝对的,并且永恒不变。而我们所生活在的却是“现象世界”,它并不是真实的,而是“理念世界”的影子,是表象的而不是本质的。后世神学及哲学,都始于这个基础。它阐明了两点问题,就是世界上有两种存在:一种是可言说的,它包括感性对象,理性概念。日常生活和科学活动都包括在这种存在内;另一种是不可言说的,海德格尔的“存在”,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或者“绝对理念”以及神学中的“神”等等诸如此类,这种存在虽然没有感性对象,也超越于我们的理性认识,但是它贯穿于一切有限存在之中。

    其次,“善”的定义又是什么?“道德”与“善”的密不可分,谈到“善”,便也绕不开什么是道德这个问题。道德的社会性本质是维持社会正常有序的发展。怎么理解“善”?亚里士多德在《伦理学》中对它的定义是“人的心灵合乎德行的活动”,一般伦理学定义是“在被动个体自我意识出于自愿或不拒绝的情况下,主动方对被动个体实施精神、语言、行为的任何一项的介入”。突然想到前段时间的安乐死事件正好可以用来解释这句话:你是我的家人,你饱受病痛的折磨,你想死,我让医院执行了安乐死,这就是善。这其中却包含了三个重要因素,即“好”、“正当”和“应该”。安乐死的例子同时满足了这三点要求,我应该要求医院执行安乐死,因为你不想再继续受折磨了,我也不想再看你受折磨,而法律赋予了我正当的权力,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是好的。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你作为一个人,你要活下去,这是正当的,你应该去工作然后赚钱养活自己,但是你却想去抢劫,这绝不能说是好的——所以我们以此判断,这不是善。

    事实上,善是为真服务的。布鲁诺坚持日心说后来被宗教裁判所烧死,用了伟大的科学信念和虔诚的广义的宗教信仰证明了自身的善,同时捍卫了真,对立面自然是罗马天主教的恶。那么如果我们将时光倒流,百年战争时期的贞德,以伟大的精神捍卫了法兰西的独立和天主教的尊严——但矛盾出现了,天主教不是恶吗?这时我们会发现一个重要的现象,那就是善是历史的,善会随着时间环境而改变。同时,历史的善,服务于现象的真。甚至可以说,历史的善和现象的真是一体的。再举一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盟军士兵,你在战壕里守卫阵地,但是伤亡惨重,援军迟迟不至,快要失守的时候,你欺骗了其他士兵,你说援军马上就要到了,士气被鼓舞起来,士兵们继续坚守到援军抵达,最后击败了敌军。

    这里的欺骗难道不是善的吗?而你的善的欺骗同时捍卫了这里的现象的真——正义的胜利。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善和真没有对立,如果对立,那么就是其中之一不具备其有效属性——善不会是善,真也不会是真。

    最后,“美”指什么?康德在《判断力批判》里给出了四条重要的准则:1.它是愉悦的,但是不带任何利害关系;2.它是普遍的但不是概念;3.它具有合目的性,但无目的;4.它是主观的,却带有必然性。

    后来黑格尔在此基础上批判继承,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黑格尔认为,美就是理念,所以从一方面看,美与真是一回事。这就是说,美本身必须是真的。但从另一方面看,说的更严格一点,真与美却是有分别的。说理念是真的,就是说它作为理念,是符合它的自在本质与普遍性的,而且是作为符合自在本质与普遍性的东西来思考。所以作为思考对象的不是理念的感性的外在的存在,而是这种外在存在里面的普遍性的理念。但是这理念也要在外在界实现存在。真,就它是真的,也存在的。当真在他的这种外在存在重视直接呈现于意识,而且它的概念是直接和它的外在现象处于统一体时,理念就不仅是真的,而且也是美的了。美就是真,但是美不是直接完全就是真,而是通过某种形式来表现真,比如艺术。这里表现的真,就是所谓的那个“理念世界”,就是那个超越了我们理性认识的,无限的永恒。所以,我们也可以理解为,美和真没有对立,因为美表达了理念的真。

    实际上,美确实与善密切联系,也与真密切联系,可以说美中包含了真和善,但美毕竟不是善、不是真。善、真是一种价值判断,是一种理性思考的结果,而美不是判断,不是思考,美是超越现实、不含功利的,美是一种身心轻松、愉悦、振奋甚至激动的,充满自由的情感和思绪的生存状态,是身体感官的愉悦,是心灵精神的愉悦,是身心的和谐。也就是说,美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是人的自我观照、欣赏和感悟;而善、恶、真、假是一种相对的价值判断。美是人的自在自由的精神状态,是和外部世界融合统一的独立精神境界,美中无所谓善、恶、真、假。孔子所谈论的都涉及人的心灵、精神状态,也就是说美是一种心灵状态或精神状态的呈现。如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确实,《诗经》所最感动人的就是单纯天真、朴实诚挚的心灵之美。



关闭窗口